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系何处

我的人生

 
 
 

日志

 
 
关于我

1955年10月出生,安徽歙县人,本科学历,1972年下乡插队,1975年入伍,历任班长、排长、副连长、参谋、科长、团参谋长,师副参谋长,上校军衔。2000年转业,从事教育工作。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散文集《五味情》、《温暖的灯火》、《远去的情愫》,诗集《岁月留痕》等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外婆的身影  

2016-03-27 16:08: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外婆的身影 - 石松 - 心系何处

 (2016年1月18日)

世上的情感千万种,唯有内疚的最吞噬人心,特别是对于一个已经去世多年的老人——我最亲近的外婆,留给我们的只有永远无法弥补的悔恨。昨天跟我弟一起不知怎么话题聊起了外婆,交谈中我弟眼泪婆娑,说那时怎么就没想到给外婆照张像,现在在家里翻箱倒柜找不到一张她的照片。现在高科技手段什么样的老照片都能翻拍,修旧如初,想起这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的外婆瓜子脸,慈善端详,皮肤白皙,脸上极少有皱纹。她时常穿一件蓝色侧面开扣的布衫,戴一幅金色的耳环,身影修长飘逸,一副大户人家小姐风范。听我母亲说,外婆年轻的时候可漂亮啦,经常请美婆到家里来给她挠脸。那是一种传统土法子的美容,先在脸上缚上一层油脂,美婆三根棉线在十个指头间来回牵动,挠过后脸光洁照人,直到老年她的肤色也一直保持得很好。你别看外婆裹着粽子般大小的脚,她一个人住在大山里,生活能自理,除了粮食是队里无偿提供,其它生活保障都由她自己解决。她在前后院子里种点小菜,有时上山里拣点干柴,自己担水烧饭,每天这里拣拣,那里弄弄,是个闲不住的人。我们兄妹几个到大山里看望她时,她把节攒的白面给我们做石头稞吃。那柄压拓稞的石头宝篮色,稞在平底锅用石头压上去,发出滋滋啦啦的声响,里面包的梅干菜和火腿肉油直往外流。石头稞还没炕好,口水直流。等我们要回家去,她又做了许多让我们带回家给弟妹吃。

那年我母亲把她从绩溪大山里接到家时,她已近高龄80岁出头,一家人住在不大的老房子里,挤在一起也其乐融融。外婆每天看到我们男孩子奔进奔出,打打闹闹,各种淘气,她总是露出幸福的微笑。我妹妹每天给她清洗裹着的小脚,她脸上却挤不出半点怜爱,有时还对着妹妹大呼大叫。我妹说你别看她年纪大了,脑子里重男轻女的思想根深蒂固。她在我家住的时间不长,前后加起来不到两年时间,后来就回到山里和我大姨住在一起了。

(原创)外婆的身影 - 石松 - 心系何处

 

下乡插队前的三年,我跟着母亲去山里看望她。那次见面,她还很健朗,依然那么清秀、文雅,不失大家闺秀的风范。只是大姨一家人也忙,顾不上去照料她。大姨家住在绩溪最偏僻的黄土坑大山里,进出要翻好几座大山。外婆听我妈说过我经常头痛,就让我大姨在深山里挖了许多天麻,晒干了让我们带回家,让妈用当年的童子鸡蒸天麻给我吃。她掏出积攒的钱包,纤细的手,青筋暴露,微微颤抖。她轻轻地用红纸包了5份压岁钱,用手撑合起来平整地摆放好交到我母亲手中,说快过年啦,给小人的压岁钱。她特地交待最多的一份是给我妹妹的,虽然那时的她年纪已经很大了,脑子却一点也不糊涂。回到家跟我妹妹说,外婆给你的压岁钱最多,她没有重男轻女思想,你错怪她了。

在我们看过外婆后的第二年,我离开家乡应征入伍,小弟来信告诉我外婆心脏衰竭去世了,享年89岁。我们兄妹都没有见过外公,听我妈说外公二十岁就去江浙的盛泽教书,告别亲人跑码头。外婆一辈子住着那幢老宅子,守活寡,带着一生难已让人揭开的不平身世,安详地离开了我们。错过给外婆照张像,留个身影的机会,成了我们心中最大的遗憾,就让她永远活在我们心中吧!(2016年3月25日苏州姑苏晚报副刊“怡园”刊登)

 

(原创)外婆的身影 - 石松 - 心系何处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