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系何处

我的人生

 
 
 

日志

 
 
关于我

1955年10月出生,安徽歙县人,本科学历,1972年下乡插队,1975年入伍,历任班长、排长、副连长、参谋、科长、团参谋长,师副参谋长,上校军衔。2000年转业,从事教育工作。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散文集《五味情》、《温暖的灯火》、《远去的情愫》,诗集《岁月留痕》等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走进宰相故里雄村  

2015-03-09 10:11:04|  分类: 旅游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走进宰相故里雄村 - 石松 - 心系何处

   (2014年11月6日)

皖南歙县宰相故里雄村,离我姑妈家只有二里地,青山环抱,竹林拥翳,两条游龙般的山脉蜿蜒其左,如虎似狮的群山雄踞其右,清碧的新安江水傍村流淌,那里是一块钟灵毓秀,风光旖旎的宝地。

               百步见碑坊

    记得我小时候去姑妈家,从王村过渡口翻过堤坝就能看见雄村,在我儿时的记忆里雄村就被蒙上了一层神圣的色彩。雄村比一般村庄的规模要大,人丁兴旺,五步一古宅、百步见碑坊。姑妈在世的时候曾跟我闲聊到,雄村原名叫洪村,与江西的婺远洪村同名,元代多以洪姓为主,自从曹姓家族迁居雄村后,取《曹全碑》“枝分叶布,所在为雄”句,更名为雄村,距今已有800多年的历史了。

深秋季节,我携妻回乡途中路过雄村,在我大姐的陪同下沿着新安江河一条乡村路直插进村,路傍耸立着巍峨壮观的“四世一品坊”和保存完好的曹氏宗祠,在它们的周围,村民的新楼房交错重叠,但却丝毫不能掩盖宗祠碑坊的气派。我们的车停靠在大中丞相坊旁边,我一下子为眼前绕村东流如带状飘浮的新安江水所深深折服。见我如此惊叹,大姐笑着说:“我们每天生活在这里,如此美景早就不以为奇了”。我一边为目不暇接的美景折服,一边说:“这次回家来就是要好好的了解徽文化。”我大姐指着江对面的慈光庵告诉我,如果是春暖花开季节,周围山峦上漫山遍野盛开着桃花,景色更美。她提醒我注意我们经过的路段有一处“小南海”,是新安江中唯一的一座岛屿,岛上古木参天,文革前她和同学们春游到那里,巨大的观音像和康熙皇帝的御书“星岩寺”,成就了这山村的一片佛地。文革时,星岩寺不幸被焚烧,当时有一位会潜泳的大师傅在水下捞出了许多金子和银币。

(原创)走进宰相故里雄村 - 石松 - 心系何处

  

竹山书院桂花香

我带着几份好奇走进“雄村上社”,它与“竹山书院”建筑连在一起,曲廊相通,门前两头石雕狮子蹲踞着,保存着原有建筑的风貌。我走进社屋,里面墙上张贴着雄村的起源和曹氏族谱,天井内的厢房是村委会所在地。我问大姐上社是不是好比生产队的社屋。她说,是的,早些年,雄村先人每逢旧历的春秋社日都在这里搭班唱戏,舞狮舞龙,甚为壮观,善男信女一群群到社屋来,焚香烧纸祈拜,祈求来年五谷丰登,乡土平安无事。实际上在过去上社是乡下人祭祀五谷神和土地神的地方。

我们从上社出来,经过蜿蜒的回廊走进“竹山书院”,书院保存完好,门庭气势恢宏,建于乾隆二十四年(1759),系曹氏兄弟干屏、映青奉父曹殆的遗命“读书入仕,以名垂世”为本族人建造的私家书院。书院集学堂、园林于一体秉承了徽派建筑风格,是一座二进三楹的学舍建筑。自北向南由文昌阁、百花头上楼、清旷轩、眺帆轩、书斋讲堂、大厅构成。从大厅图片可以了解到大宰相曹文埴是魏武帝(曹操)墒脉后裔,乾隆六次南巡,多落脚扬州,文埴承办差务深得乾隆帝信任,御赐“四世一品”,其子曹振镛是乾隆、嘉庆、道光的三朝元老,皇帝六次出巡、五次秋猎,都留他在京城主持朝政,代理君王。包括其子三朝宰相在内曹家成为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五世一品”。我们从内侧厢房走廊转到文昌阁内,一树树桂花清香扑鼻、沁人肺腑,从拱形门进入清旷轩,我大姐介绍说这里就是桂花厅,大厅的正壁上是“江南才子”曹学诗所撰的《所得乃清旷赋》吊屏,因平台下盛植丹桂,因此得名叫桂花厅。据说当时曹氏立有族规,凡曹氏子弟若科场中举者可在庭院中植桂一棵,因此在桂花厅这小巧玲珑的庭院内,就种有桂书54株,最长的树龄有450年,可见曹氏家族至少有54人中过举人。在书斋讲堂内有十几位身穿古代汉服的年轻学生,他们正听一位国学老师在讲道德经,不便打搅,我们从一侧厢房绕道走进文昌阁内,阁内楼下供奉有武财神关公像,楼上有文昌帝像与魁星相对面。“扶君臣,朋友之伦,心悬明,证圣贤豪之果,道在春秋。”形象的表达了徽州文人中崇圣贤,读春秋、当忠臣、讲仁义的心态,体现的是朱熹所开创的书院文化传统和精神,即讲究和谐文化和强调伦理道德。

昔日老渡口

(原创)走进宰相故里雄村 - 石松 - 心系何处

 我站在文昌阁二楼向外看,一排排粉墙黛瓦的马头墙,村民院落里枝头上挂满了红彤彤的柿子,千年古樟沿桃花坝把竹山书院簇拥严严实实,书院外墙上爬满枝藤漫叶,我透过绿叶婆娑的古樟树的缝隙忽然发现在不远处的河流上方一桥飞架南北,仔细辨认是一条高速公路桥。听大姐说,南来北往的村民还是老法子撑船过渡,走亲戚。我问大姐是不是原来的老渡口,大姐说就是去姑妈家的老渡口。于是我提议去老渡口看看。出了文昌阁,不远处就是老渡口了,木制的渡船不见了,停泊在岸边的是一艘铁驳船。现在正处于枯水期,透过清澈的江水可以看到油油的水草在鹅卵石间飘摇,一群群野鸭子一会跃出水面,东张西望,一会又潜入水底。渡口边村妇正在清洗长杆白菜,准备腌制过冬的咸菜。我快步走到河边,正好碰到一位村妇洗好衣物从河堤上来,我问她赤脚在水里洗衣不冷吗?她笑着说搞习惯了,不觉得冷,大冬天她们也是这样下河清洗的。我在想徽州女人就是能吃苦。我接着问她,你们村上曹姓占有多少?她回答占一多半。她指着大中丞相碑坊后面的中美合作所旧址说:“你们有空进去看看,抗战期间我们这个村可热闹来,可以了解到国民党特务头子戴立在雄村创办培训班的往事。”我与她告别,踏进中美合作所旧址,了解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5年3月1日苏州姑苏晚报“行走”版刊登)

(原创)走进宰相故里雄村 - 石松 - 心系何处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