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系何处

我的人生

 
 
 

日志

 
 
关于我

1955年10月出生,安徽歙县人,本科学历,1972年下乡插队,1975年入伍,历任班长、排长、副连长、参谋、科长、团参谋长,师副参谋长,上校军衔。2000年转业,从事教育工作。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散文集《五味情》、《温暖的灯火》、《远去的情愫》,诗集《岁月留痕》等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修鞋师傅  

2014-04-28 11:18: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修鞋师傅 - 石松 - 心系何处

 (2014年3月9日)

一双运动鞋穿了多年,去年鞋面脚尖处破损,找到菜场附近鞋匠师傅修补。老道的师傅在鞋底里面衬上胶皮,用手摇缝纫机扎了几圈,修旧如新。这双鞋跟随我参加业余乒乓球运动大赛,转战南北立下汗马功劳。今年,这鞋底与鞋帮脱落没法穿了,我想想舍不得扔掉,抱着试试的心理又找到鞋匠师傅。他很用心,用扁平鞋刀在鞋帮上划了深深的刀痕后,右手执带倒钩的锥子,穿针引线。引出的白线嵌进刀痕的鞋帮里,倒看不出一点痕迹。鞋修补完毕,师傅只收了我三块钱。

修鞋的过程,让我想起上世纪八十年代。那年,我们部队野营拉练驻扎在皖北山区的老山界镇上。镇子的街口有一位脚部残疾的鞋匠师傅,他住的小棚屋就安营扎寨在街中心三根水泥柱上。街坊邻居和他相处如宾,无论刮风下雨都能见到鞋匠师傅忙碌的身影。风吹雨淋,鞋匠师傅黑黝黝的脸庞上布满了皱纹。镇子上的人都说他鞋子修得好,找他修鞋的人络绎不绝。干玩了一天活,他就在茶缸里温上一杯红薯干白酒,就着花生米、小青菜下酒。我有几次攀上他的小屋和他闲谈起来。从交谈中得知,老师傅姓郝,是皖北阜阳人,文革中说错话,被造反派把腿砸断,好不容易成了家,老婆带着两岁的孩子改嫁了。他从此就离开了家乡,在老山界一呆就是20年。

(原创)修鞋师傅 - 石松 - 心系何处

 

部队夜间训练结束,我的一双解放鞋脚前露出裂痕,于是让通信员送到鞋匠师傅那去修补。半小时后通讯员提着鞋回来,说老东西不愿意修补。听通讯员说话的口气,我断定是伤了老人的心。当晚趁着皓月当空,我领着通讯员找到鞋匠师傅问:“老师傅今天怎么不开心?”他指着我的通讯员说:“你问问他,说的什么话?不是我不愿意修,是他没礼貌。我都打佯了,他使劲摇着我这小屋的门,这小屋能经得起他那么使劲摇吗?还大喊老头,开门补鞋。有你们这样当兵的吗?”我连忙向他赔礼道歉,呵斥通讯员当面认错。第二天坐车路过郝师傅补鞋摊位,我见到木箱子上贴了张告示:免费为解放军补鞋。

自那以后,每年去皖北训练基地完成演习任务后,我都会去老山界镇街上走走,看看老相识。记得最后一次见鞋匠师傅是在我们部队驻扎的老山界西北大柳村。那天,全团火炮进行战役演习实弹射击前的技术校正。在尘土飞扬的乡村公路上,不远处看见一位穿着黄色的军大衣,弓腰驼背的老人吃力地背着一个小木箱,一瘸一拐的向我们临时炮场走过来。我连忙跑上前去,喊到:“郝师傅,你还认识我吗?”他说:“我就是冲着你来的。”我接过他背上的木箱,把他搀扶到树阴下坐下,战士见补鞋师傅把他团团围住。他擦拭额头上汗水说:“我知道你们部队管得紧,战士们上街补鞋也没有时间。我离这儿不远,今天,我义务为你们修鞋。” 我说:“你这是雪中送炭。”大半天时间,郝师傅帮战士修补了四十多双鞋,离开的时候已经是万家灯火。我要用车送他回去,他坚决不肯,他说:“为解放军做点事,我开心。”

回忆补鞋往事,就如过眼烟云。老山界补鞋师傅早已作古,他远去的背影,却一直令人难忘。有人说,现在这个时代谈补鞋是否有点与当下生活脱节,我觉得也非尽然。“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补鞋对我们这样一代人来讲,其实更多的是一种节俭的生活态度和一种质朴生活品格。(2014年4月27日苏州日报副刊“沧浪”刊登)

(原创)修鞋师傅 - 石松 - 心系何处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