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系何处

我的人生

 
 
 

日志

 
 
关于我

1955年10月出生,安徽歙县人,本科学历,1972年下乡插队,1975年入伍,历任班长、排长、副连长、参谋、科长、团参谋长,师副参谋长,上校军衔。2000年转业,从事教育工作。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散文集《五味情》、《温暖的灯火》、《远去的情愫》,诗集《岁月留痕》等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大山深处的千户苗寨  

2013-09-22 10:31:58|  分类: 旅游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大山深处的千户苗寨 - 项建华 - 心系何处

 (2013年8月10日)

从铜仁到黔东南州的凯里市,沿途山峦叠嶂,幢幢吊脚楼依山而建,层层梯田绿意盎然。到达西江千户苗寨已是中午时间,狭窄的山丫口挤满了南来北往的车辆,游客们慕名而来,探觅保存完好的全国最大苗寨。

(原创)大山深处的千户苗寨 - 项建华 - 心系何处

 西江美丽的传说

当我一踏进寨子就被浓浓的民俗风情所包围。苗寨姑娘高挽青发簪,一朵玫瑰花把脸庞衬托得娇艳秀丽。她们背着竹篓面戴着笑容与你擦肩而过。山前坡后,流水河边幢幢吊脚楼清一色的黑瓦,墙头砌成弧型的翘椽,四周墙体都是木板,油漆成铜黄色。有的老寨子的墙体木板已被烟熏成黑色。历经千百年沧桑,保存如此完好的千户苗寨是生平第一次见到。据说西江苗寨是蚩尤第三个儿子的后裔,历史可追溯到公元前559年的蚩尤部落。由于西江苗寨地处大山深处,与外界交往不多,形成了封闭的部落,至今他们保留了原始生态文化和乡风民俗。沿街的铺子手工制作纯银首饰,年轻的后生光着膀子,用木棰敲打年糕和酥糖,一派节日的盛状。传说苗寨人天天过节日,眼见为实。

    中午吃的是长桌宴,老板说长桌宴苗寨歌舞曾上过央视节目。饭后我坐在吊脚楼美人靠下与一位苗民攀谈起来。他告诉我,西江在苗语中是“鸡讲”的谐音,意为讨好的地方。传说很久以前,现在的千户苗寨全是原始部落,有一批赏氏的苗族先民,在上游雷公山开辟了一个小寨子。若干年后,西氏族的苗族先民到此看见有很大空间可以开垦,与其商讨让出一块地方供族人生活。赏氏族头领不答应,西氏族人拿出用蜜糖熬制、木棰打出的一种自制美食与赏氏族人分享,赏氏苗王食后十分高兴,让出其下游给西氏族人生活繁衍。西氏族苗民用了许多年的努力,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西江寨子慢慢地兴旺起来。

(原创)大山深处的千户苗寨 - 项建华 - 心系何处

 鼓藏头老屋

我们一行乘座观光电瓶车攀上一处山头,可以俯瞰千户苗族的全景。山脚下的一条小溪已干涸。我问寨子里一位叼着旱烟的老人,几千人的寨子每天接待三四万游客,吃水问题怎么解决?水源地在哪里?他说不愁啊,雷公山上有一个大坝子,蓄满山泉水,供全寨子使用。遇到我这个生长在皖南的人,对水特别渴求,看到这酷暑难耐的大热天里,河里没水多让人担忧啊,我这担心是多余的。看远方崇山峻岭,山峦叠翠,这大山深处山泉水足够寨子村民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我独自沿着山路穿过老街,漫无目的在寻觅,常常会在不经意间发现让人眼前一亮的东西。山顶一处老屋有点与众不同,四周丛丛翠竹、树木掩映。问了当地寨民,说那个就是鼓藏头的老屋。我沿着弯弯曲曲的山道石板路往山顶走去,经过一条三岔路口,层峦叠翠的山头露出一颗千年老树,路边指示牌上写着“镇寨树”,往右的指示牌上写着“活路头”和“鼓藏王老屋”。

一阵乌云过后,天空一片晴朗,蓝天白云将千户苗寨点缀得美不胜收。我走近鼓藏王的老屋,宽敞的院内有一位木工在凿杉木的隼头,用于老屋北侧房间的扩建。门口一位和我年纪相仿的长者,头上缠着黑色发辫,他告诉我是鼓藏王的叔叔,王头去乡里办事去了。我问他,你侄子当藏王头是寨民选出来的吗?他说不是,是世袭延顺下来的。鼓臧王今年只有40岁出头,他要总理全寨子大大小小的事务,享受较高的待遇。苗寨祭祖是每十二年一次,过鼓藏节,鼓藏王家要杀一头雄性黑猪,乡民们在凌晨3点听到杀猪的声音后,四方村民才能行动。跳起铜鼓舞和芦笙舞,也是先让鼓藏头家姑娘先起头,其余村寨的乡民才能进场共同载歌载舞。在鼓藏王老屋的客厅里保存一尊700多年的牛头和三面铜鼓,鼓藏王叔叔让我双臂环抱牛头,祈求事事平安,岁岁平安。我约他合影,他爽快答应。在他家木板墙上还挂着鼓藏王与余秋雨、牛群等名人的合影。

(原创)大山深处的千户苗寨 - 项建华 - 心系何处

 老马识途

我从鼓藏头老屋出来,见一户人家门前挂了块“活路头”的大匾。我饶有兴趣问坐在屋檐下乘凉的寨民,他说我们这里的“活路头”是管理乡务的头领,自古至今“活路头”象征性保留下来,春耕夏作都是由“活路头”牵头祭祀天地龙神,祈求来年丰收好运。苗寨的习俗真有点神秘。

 沿着山道往山下走,看一匹白马驮着几十块木板从山下往山上走,我站在一棵树拐角避让它。这匹马停下来东张西望,就是不肯迈出一步。大约两分钟后,一位苗族少女,手执一根竹鞭,一路小跑撵了上来。她头上戴满了银饰,颈上缀满银珠,跑起来铃铛声响遍寨子。她让我不要站在拐角处,侧身就站在路边。我听她的招呼,离开树的拐角处,这匹老马迈着双蹄绕到树角的拐弯处,昂起头往山上一路奔去。

    经过的山道,不时地碰到驮着水泥和黄沙的马队往山上走。沿街的乡民告诉我们这里盖房子,运送物资全靠马,它们可是乡民们生活不可缺少和替代的工具。生活在大山深处的苗寨人在崇山峻岭中敢叫日月换新天的干劲和与世无争的心态真让人钦佩。(2013年9月16日苏州姑苏晚报“漫游”版刊登)

(原创)大山深处的千户苗寨 - 项建华 - 心系何处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