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系何处

我的人生

 
 
 

日志

 
 
关于我

1955年10月出生,安徽歙县人,本科学历,1972年下乡插队,1975年入伍,历任班长、排长、副连长、参谋、科长、团参谋长,师副参谋长,上校军衔。2000年转业,从事教育工作。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散文集《五味情》、《温暖的灯火》、《远去的情愫》,诗集《岁月留痕》等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水阳江河  

2013-03-08 10:05:42|  分类: 铭心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水阳江河 - 项建华 - 心系何处

  2013年2月16日

 冬天的萧瑟还没有退去,春天就悄无声息地来到我们身边。今年的春节我又回到古镇上,我沿着老街临河大埂徜徉慢步,凝望那一马平川的水阳江河,想起儿时在这里发生的许多事,让人辗转流连。

水阳江河河面宽阔,小时候一口气潜泳可游到河中心,那儿便能感受江水的流速加快,暗流涌动。两岸的百姓世世代代靠撑渡船走亲访友、贸易往来。

每年的汛期,镇上的居民最担心的是发洪水,急着把家里大大小小的水缸都挑满清水。山洪暴发前是有征兆的,雨持续下上一个月,河边又有人在刷鱼,十有八九要发大水。那时小不懂事,觉到河里涨水开心,可以约同伴到河边看人家刷鱼。刷鱼人手持一根很细的鱼竿用缠上丝线,系上鱼钩,鱼钩是用大头针弯成的,不带倒刺,穿上从厕所里捞起的蛆。刷鱼前先在河里撒上一把蛆,引来一群窜条鱼抢食,再用鱼竿不停地抛入水中,窜条鱼见到蛆蛹就咬钩,一刷就是一条鱼,刷鱼人两个小时就可以刷几十斤窜条鱼。镇上的居民一般不买这鱼吃,因用的鱼饵是厕所里捞的蛆。

(原创)水阳江河 - 项建华 - 心系何处
 

 当洪水不停地上涨咆哮,上游漂下来的毛竹、杉木成了下游人打捞的猎物。街上有几个结伴打捞不怕死的年青人,只要洪水暴发,他们会把生命置之度外,拼命地游到河的中间,拽住杉木往岸边游。记得有一年发洪水,上街头的二秃子看到上游漂下来一间茅屋,茅屋里还升腾飘着袅袅吹烟,圈养的鸡、鸭、猪也顺流飘下。二秃子他一阵兴奋扑向滚滚洪水,在接近水中漂过的茅屋时,就再没有见到他头露出水面,岸上大声疾呼,二秃子人影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洪水涨得快,退得也快。当混浊的水阳江河水渐呈浅蓝色时,山里人扎成杉木排沿江而下,木排长得有几百米,短的也有四五十米。镇上男女老少,一个个腰里缠着绳索,别上镰刀,蓄势待发。个别领头的会呼喊着,放木排的山乌龟,不要怕他,冲啊!还没等杉木排靠岸,扑通、扑通地跳进河里,游向木排。放排的山里人会用竹篙子设法阻挡,不让人接近木排。那时我大哥不怕死也加入义勇队伍里,我在岸上见他奋不顾身翻上木排,抢占有利木排位置,掏出镰刀动作麻利地剥起树皮。放排人凶恶把妇女往水里推,你拼我抢,互相争斗,场面有时失控,一群人集中到一起,木排会深入水中,大家全部落水。那年头小镇人没有柴烧,为了生计也没有办法,经常去河里剥树皮。镇上的居民都懂点门道,如果木排的终点不是送到镇上林业站,一过深水滩,立马进入激流险滩,大家得赶紧将剥下的树皮捆好,跳入江中,一只手死死把树皮扛在肩上,有的顶在头上,踩水游到岸边。我哥也扛着一捆“战利品”回家,母亲却很生气,说河水无情,不要去惹是生非。那时我知道杉树皮晒干后是做饭烧火的最好的引柴。

发过洪水后的水阳江畔,泛起一阵阵涟漪,润开了江南的清晨。河对岸农家炊烟袅袅,石板台阶的河岸边围满淘米洗菜的居民。忙碌的渔民撑着腰子船,收丝网,清洌洌的水中不时泛起红鲤跳起的身段。那时我喜欢提着筲箕,到河里去淘米,搓揉几下大米,将筲箕沉到清澈的水中,窜条鱼闻到米的香味,进入筲箕,轻轻地提起,十几条窜条鱼便落入其中。进入夏季,水阳河中的鱼繁殖得快,我会约几个同学,置一根细竹竿,顶端扎一根马尾,打好活结,趁着阳光当头,站在水中套鱼,凭着自己的眼力,马尾伸到伏在石头上的昂刺鱼、石板鱼头颈部,一套一个准。

(原创)水阳江河 - 项建华 - 心系何处

 

最惊险刺激的是看捕鱼人用炸药炸鱼。烈日下,知了不停地叫着,河面是没有一丝风,河西的渔民殷老大像一个神秘的大侠,挑一副腰子船,几只鸬鹚站在船沿,缩着脖子,不时从尾部飙出一滩粪液,嘴里发出“咕、咕”的声响。我们一群孩子会潜伏在大埂的柳树下,窥视着他点燃导火索。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他将炸药迅速用力掷入水中,10秒钟后,随着“轰隆”一声巨响,水阳江河水中掀起十几丈高的水柱,水中的鱼儿被震得晕头转向,浮出水面,白花花的一片。藏在岸边树丛里一群“绿林好汉”纷纷跳入水中,与鸬鹚拼抢漂在水面的大鱼小鱼。鸬鹚一会功夫脖子灌得鼓鼓囊囊的,殷老大会手忙脚乱,一会儿捞鱼,一会儿抓住鸬鹚肚子往外挤鱼。记得有一天,天气异常闷热。站在河埂的殷老大表情凝重,怀里揣着炸药包,迟迟不见他扔出,躲在树丛中的人们翘首以待。一个小时后我们惊恐地听见一声闷响,炸药没有扔到水中,却在殷老大点燃的瞬间,提前在他身边爆炸,全身被炸得血肉模糊。殷家一帮兄弟手忙脚乱地把他抬到镇上医院抢救。后来听说他失去了两只胳膊,脸也破了相,保住了性命。自那以后,水阳江河面上再也没有看到炸鱼的了。

奔流不息的水阳河是我的母亲河,关于她的点点滴滴一直都在我的记忆中流淌。

(原创)水阳江河 - 项建华 - 心系何处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