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系何处

我的人生

 
 
 

日志

 
 
关于我

1955年10月出生,安徽歙县人,本科学历,1972年下乡插队,1975年入伍,历任班长、排长、副连长、参谋、科长、团参谋长,师副参谋长,上校军衔。2000年转业,从事教育工作。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散文集《五味情》、《温暖的灯火》、《远去的情愫》,诗集《岁月留痕》等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二叔  

2013-03-29 10:57:33|  分类: 亲情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二叔 - 项建华 - 心系何处

  2013年3月12日

我父亲兄弟姐妹共六个,二叔是最后一位离开人间的,走的时候已85岁高龄。大姐说,他走得很突然,吃晚饭时,头向后一仰,说走说走,来不及通知我们回家奔丧。我心里十分惋惜,没能见二叔最后一面,送他一程。

五年前,三叔去世,我赶回去送葬。一到村口就碰到二叔,他的相貌、脸型跟我父亲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他拉着我的手让我到他家去看看。穿过一条窄窄的弄堂,前面是一片竹林,我十分惊讶,这么多年来,他和婶婶还住在祖上留下的老房子里。我携扶他踏进家门槛,心里一阵愕然,老房子大部分已经坍塌,仅剩东半部的断垣残壁。他和婶婶就住在这东半部唯一一间厢房里,西半边墙壁露空,用一块塑料布遮挡风雨,房屋的连接处搭了一间人字形厨房,里面墙壁和屋顶全部都被柴火烟熏得黑不溜湫的。老房子里面黑洞洞的一片,两位老人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看后让人心寒。我问二叔怎么家里没装灯?他告诉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用电照明了,糊糊涂涂地过日子。”我说:“你要让两个儿子轮流照顾你们。”他无奈地回答:“他们拖儿带女,负担也重,我们不给他们增加负担啦。”听他一席话,我心里非常地难过。看看村前屋后左邻右舍,家家户户都盖上了大瓦房,他们这对老人怎么日子过得这么寒酸?离开他屋子时,我掏出了五佰块钱递到他手中,叮嘱跟在我后面的他大儿子小宝,明天给老俩口装上电灯,不要让老人走了后留下遗憾。走出二叔家的门,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在我记事起,曾多次回到父亲的故乡。二叔是在家族里面说话算数的长辈,那时他家的日子过得很殷实,因他有一手木工的好手艺,箍桶也擅长,村里村外有人家盖房子都会请他去。他从小无师自通,手艺超群,徽派建筑的雕栋画梁,他都在行。村里人把他当做活鲁班看待,他带的一帮徒弟对他也佩服得五体投地。大徒弟亚明头脑聪明,人也长得精干,二叔把女儿许嫁给大徒弟。逢年过节,二叔家鸡鸭鱼肉不断顿,桌上烟酒糖果堆得满满,都是帮人家干活送来酬谢的。

(原创)二叔 - 项建华 - 心系何处

 

我记忆深刻的是二叔箍桶的绝活无人能比,他一周时间可以做十几副水桶,把干透的杉木锯成一片片弯月形的,用斧头再劈成薄片,用弓形刨子里外刨平,再用细的竹篾编成花篮形状的箍,套紧在木桶上,箍得竹篾不会散架。木桶做好后漆上桐油,用上多年也不会坏。他编篾箍桶就像变魔术,看得我眼花缭乱。不过,但他一手绝活没有传给后人。

父亲的故乡地处封闭的大山,长辈们去世还是延用土葬。给我三叔送葬的那天一早,人群拥挤到村口,大红色的花格床单覆盖在棺材上,棺材上还绑只大公鸡,十二个抬棺材的村民吆喝着:“走嘞”,前面撒纸钱的长老敲着锣,“当,当、当”,响声回荡在大山的各个角落。每经过一道叉路口,抬棺的总要停下来,沿路口的村民家会自发的点燃鞭炮以示送行。快到墓地时,我看见一位躬腰驼背的长者沿着山间小道向坟地走来,走近一看是我二叔。我迎上前去说:“你这么大年纪不要过来呀。”他说:“我要送送老三,我也快了。”我说:“你说哪里话,我还期待你能长命百岁哩。”

哎,二叔也走了,我为他祈福,一路走好!

(原创)二叔 - 项建华 - 心系何处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