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系何处

我的人生

 
 
 

日志

 
 
关于我

1955年10月出生,安徽歙县人,本科学历,1972年下乡插队,1975年入伍,历任班长、排长、副连长、参谋、科长、团参谋长,师副参谋长,上校军衔。2000年转业,从事教育工作。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散文集《五味情》、《温暖的灯火》、《远去的情愫》,诗集《岁月留痕》等

网易考拉推荐

香脆锅巴  

2013-12-09 16:19:59|  分类: 亲情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香脆锅巴 - 石松 - 心系何处

 
香脆锅巴 - 石松 - 心系何处
 2013年10月11日

 国庆节回趟故乡,行前给下乡插队时的老队长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想吃他家大锅大灶烧的饭菜,特别想吃白米锅巴。他知道我们住在城里吃不到香脆的锅巴,现在家家户户都用电饭锅、电磁灶做饭,锅底结不出厚厚的锅巴。超市里卖的包装好的锅巴,吃不出那个香脆的味道,那个家乡的味道。

记得小时候,城镇居民粮食定量供应,一天二餐稀饭,一餐干饭。总是觉得吃不饱,母亲为了让我们都能吃饱,晚上的那顿干饭一定会多放一点米,多留一口饭在锅里结成锅巴。母亲用一团米饭把薄薄的一层锅巴涂均匀加厚,盖上锅盖,再用火钳把土灶头里的余火拨开,锅巴会自然烘炕得嘣脆。母亲会将烘炕好的锅巴,用小圆口方铁皮盒装起来,待到第二天吃早饭时,在我们兄妹们的碗里放上二块锅巴,再盛上稀饭,吃好以后再去上学。母亲知道我们正当长身体时候,不能饿着肚子去上学,可她自己却舍不得吃一块。

到了70年代中期,城镇居民生活条件有了较大的改善,家家户户都用上了煤炉,可我家里那口土灶头母亲都一直不让拆掉。她说你们都在外地工作,有时你不打招呼回到家,我临时烧饭也来不及,有大锅灶家里随时都备有锅巴,我心里不慌,用肉汤、鱼汤泡锅巴,总不会让你们兄妹饿肚子。乡下干妈送几斤糯米,母亲像变戏法似的把糯米煮熟,铲起来备做甜酒酿,锅底结成的锅巴烘炕后,切成菱形,用菜籽油炸成香脆糯米锅巴,早晨给我们当点心吃。

有一年7月份,大雨持续下了半个多月,水阳江河水暴涨。母亲预感到又要发大水了,提前把水缸搬到阁楼上,烧了两大锅米饭,一个大的铁皮桶里装满了烘炕好的锅巴。凌晨三点多钟,镇上广播喇叭紧急通知,水阳河决堤了,让居民赶快往楼上高处躲避。母亲让我们兄妹赶快抱着装有锅巴的铁盒和烧好的米饭上到家中的阁楼,刹那间,肆虐的洪水将全镇淹没。我家的老房子还算结实,在洪水的冲击下也没有坍塌。上我家阁楼躲避还有几户邻居,大家同舟共济,靠我母亲事先烧好的米饭和锅巴度过了一周难关。

香脆锅巴 - 石松 - 心系何处

 

还记得下乡插队那年第一个月,村里安排我们知青到村民家轮流派饭,第一顿饭是在队长家里吃的,那时几个知青年纪轻,不懂事,每人盛了一大碗饭,吃到后面就不够吃了。我就到锅里铲了一大块锅巴,再用勺子舀了二勺鱼汤泡锅巴,一股浓烈的香味让另外两个知青也争相效仿。队长说:“今天饭烧得少了点,让你们吃锅巴真是不好意思。”我说:“我特喜欢吃锅巴。”“要是你们喜欢吃,我每天都给你们留着。”我边吃边问队长:“你家米饭很香,锅巴的味道更特别。”队长开心地说:“我们农村吃的是晚稻米,用干枣树枝当柴火烧饭,没有烟味,所以做出来的米饭和锅巴就特别香啊。”

随着物质生活的提高,乡恋的情感也在膻变着,无论我走到哪里,对故乡一草一木的依恋不会改变,对锅巴有依恋也不会改变。(2013年12月9日苏州姑苏晚报“怡园”副刊刊登)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