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系何处

我的人生

 
 
 

日志

 
 
关于我

1955年10月出生,安徽歙县人,本科学历,1972年下乡插队,1975年入伍,历任班长、排长、副连长、参谋、科长、团参谋长,师副参谋长,上校军衔。2000年转业,从事教育工作。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散文集《五味情》、《温暖的灯火》、《远去的情愫》,诗集《岁月留痕》等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温暖的灯火  

2013-01-21 11:03:18|  分类: 亲情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温暖的灯火 - 项建华 - 心系何处

  (2012年12月25日)

 女儿出差说要晚上11点到家,我平时晚间休息都要到11点,那就等她吧。到了12点,还没见她回家,我却不敢睡下,便亮着一盏灯等女儿。凌晨2点后女儿到家了,问我怎么晚还不睡,我说是学你奶奶的做法,要让你感到回家的温暖。

在我的童年,母亲让我每天必做的一件事是擦两盏煤油罩子灯。做完功课后,端出两盏煤油灯,拧开煤油灯芯盖子,加满煤油,用剪刀剪去烧焦的灯芯部分,再取下灯罩,用右手捂住灯罩的上端,对着下端哈一口气,用手裹着软布伸进灯罩,一点点地擦去壁部的灰垢。寒冬腊月,夜色中母亲坐在灯下给我们量身定做棉衣棉裤,直到我们睡下,母亲床前那盏煤油灯还在努力地驱散寂静的黑夜,照亮着我做小工的哥哥回家的路。

父亲过世的早,家庭经济拮据,我哥争着要去母亲厂里去做小工。当时他只有14岁,母亲也不忍心让他去,但是我大哥执拗地要尝这苦头。他是白天上学,晚饭后赶到母亲所在的腌制厂里,给熬糖浆的师傅当下手,把熬出的糖浆再制作糖色添加到酱油里面。   

一次我去厂里看我哥干活,看着他站在半腰深的大木槽前搅拌蒸熟的大米和麦芽,用一只划桨木板吃力地翻动着大米,师傅在他前面拌麦芽,我哥要跟着师傅的速度连续围着大木桶转圈,搅拌好的米料再一桶一桶地端到大蒸笼里蒸馏。我看得都有点惊呆了,捂着嘴不敢嗫声。我大哥就是凭着这样一种不服输的精神,经过艰苦岁月的磨砺,培养了吃苦耐劳的品行。

(原创)温暖的灯火 - 项建华 - 心系何处

 

小镇的夜晚,万籁俱寂,唯独母亲床前的那盏煤油灯一直亮着,等着儿子放工回来。当听到我哥推开木门吱呀一声,母亲的心才安定下来,她会心痛地接过儿子手中衣物,嘘寒问暖,从铁皮桶里拿出几块烘好的锅巴泡给我大哥吃。等我大哥睡下,母亲才吹灭床头的那盏灯。

上世纪70年代后,电灯取代了煤油灯。在我下乡插队时,每到月底上街买定销粮都要路过家中。母亲总是掐着指头算我回家的日子,夜晚床前那盏台灯透出的微弱光线是不灭的,不管我什么时候回家,老远看见窗户里亮着的温馨灯火,心里有说不出踏实,母亲肯定在等着我。

说真心话,母亲与儿子之间的情感是有灵犀的。在我插队的第三年,隆冬季节,我跟着村子里的壮劳力去皖南青戈江水库挑围埂。风餐露宿,天当房地当床,两个多月没有回家,完成挑埂任务后,公社安排一辆拖挂的解放牌货车送我们回家,100多公里的行程,车开得很快,刺骨的寒风像刀子一样扎得在脸上生疼。凌晨3点,车终于回到我家住的老镇子上,队长告诉我可以过二天再回村上。我背着包袱急匆匆往家走,穿过老街,沿街的炸油条大饼铺已经开门。我抬头望见我家蒙着塑料纸的窗户里透出一缕淡淡的黄色光亮,我惊诧,怎么母亲知道我要回来。母亲看着我瘦削的肩膀心痛地端出一盆热水让我洗脚。我问:“妈,你怎么知道我今天会回来。”母亲说:“这几天我一直心神不定,所以每天晚上我都睡不踏实,一直亮着灯等你回来。”

现在我终于理解,母亲的心是儿女的天堂,她是一盏不灭的灯火,照耀着我前行。(2013年1月21日苏州日报副刊“沧浪”刊登)

(原创)温暖的灯火 - 项建华 - 心系何处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