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系何处

我的人生

 
 
 

日志

 
 
关于我

1955年10月出生,安徽歙县人,本科学历,1972年下乡插队,1975年入伍,历任班长、排长、副连长、参谋、科长、团参谋长,师副参谋长,上校军衔。2000年转业,从事教育工作。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散文集《五味情》、《温暖的灯火》、《远去的情愫》,诗集《岁月留痕》等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轧 棉 絮  

2012-11-26 10:03:09|  分类: 亲情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轧 棉 絮 - 项建华 - 心系何处

  2012年9月20日

 每次回到家乡古镇都感到十分亲切。以前回家是跟在母亲后面去买这买那,现在母亲年纪大了,妹妹成了她的接班人,家里大事小事,里里外外都是她在张罗。

那天,我回到古镇,妹妹得知我升级做了外公,她说:“我得给没见过面的小外孙弹两床棉絮。”我说:“不用了,现在哪还用弹棉絮,有钱什么都可以买到。”看我妹妹执意坚持,我也不好再强求,立马和她一起从家中橱柜里取出新的雪白的上等皮棉,乖乖地跟在她后面上街去弹棉絮。

记得我十岁那年,母亲手胳膊上挽着一布袋新棉花和一床旧棉絮,让我跟着去老街上棉花店加工棉被。沿街的棉花店生意兴隆,一派忙碌的景象,满屋子声音吵杂,絮绒弥漫在空气中,里里外外挤满了要弹棉絮的乡里乡亲。

(原创)轧 棉 絮 - 项建华 - 心系何处

 

邻居大呆子父亲是个弹棉絮高手,十里八乡都认准他的做工手艺。大呆子跟他父亲学弹棉絮,师出高徒手艺也不差,戴着口罩,身上都沾满了絮绒,动作十分麻利。见他身上背着一副弯弓形状的紫檀木弹花工具,右手持一根弹弓,弹弓一头连接钢丝,就像一根拉胡琴的弓。他是个左撇子,左手拿着一个木棰对着棉花不停地弹着,钢丝缠着棉花发出“当,当,当”响声,棉花在有节奏的弹奏下,蓬松膨胀得老高,白色的絮绒满天飞舞。我母亲穿过弄堂口把大呆子拉出来,把手中的装棉花的布袋交给他,请他上点心思,弹得好一点。交待好后,让我坐在那里等。那天,去轧棉絮的人很多,直到中午才轮到弹我家的。我看大呆子弹得特别用心。旧棉絮和新棉花掺在一起,经过他娴熟动作打理,弹过后的棉絮堆出一米多高。他妹妹六顺子做下手,手执一根弯弯的二米多长的芦竹杆,飞纱走线,上百次来回,在棉絮上罩上一层纱线。连接墙脚的纱轮转轴不停地转动。网线拉好后,兄妹俩各自拿着一块厚厚的檀木盖,压在棉絮上反复地压着。蓬松的棉絮变得平整起来。我愈发感到好奇,羡慕他兄妹俩配合得如此默契。

转眼几十年过去了,再次回到古镇老街上,这次妹妹领着我进了棉花店,大呆子佝偻着背影,苍老的面容和花白的头发,依稀还能辨认出我来。他看到我感很惊讶,问我什么时候回来的,我告诉他当天上午路过,回家看看。我问他生意怎么样,他说:“这个行当在街上也就独此一家了,老手艺渐渐地要失传了。”我问他:“棉絮还用弹棰弹吗?”他说:“早就不用,现在都用机器轧了。”

我妹妹把棉花交给他,他和他的老婆一前一后用一根竹杆把轧好的棉花就像一串串棉花糖一样,一层一层地摆放在平板床上,然后从屋顶卷着的纱网轻轻地拽下一层,平整铺在新压的棉絮上。夫妻俩人把棉絮的四边边角掖好,走到墙脚边扳动电匣,一块两米乘两米的压床缓缓从屋顶降下,中间一台马达电机压着棉絮左右转动。我好生惊奇,问大呆子:“你过去弹棉絮的工艺都鸟枪换炮了。”他笑笑说:“过去弹棉絮的方式都老掉牙了,现在你看省时省力,又卫生,不到半小时,你家两床被子就轧好了。”我妹妹给他付钱,他高低不收,他说:“都是街坊邻居,弹一斤棉絮才两块钱,怎么好意思收大兄弟的钱。”

我拉着大呆子的手,依依惜别。看着他那苍白的脸,瘦弱的身体,我心里不免有点惆怅。(2013年2月22日苏州姑苏晚报副刊“怡园”刊登)

(原创)轧 棉 絮 - 项建华 - 心系何处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