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系何处

我的人生

 
 
 

日志

 
 
关于我

1955年10月出生,安徽歙县人,本科学历,1972年下乡插队,1975年入伍,历任班长、排长、副连长、参谋、科长、团参谋长,师副参谋长,上校军衔。2000年转业,从事教育工作。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散文集《五味情》、《温暖的灯火》、《远去的情愫》,诗集《岁月留痕》等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说连载2)昌南哥  

2012-11-12 12:02:21|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小说连载2)昌南哥 - 项建华 - 心系何处

 (三)

一周后,小镇被洪水洗劫一空后。大街上两侧的墙体一人多高的地方,留下被洪水浸泡的痕迹,黄稀稀的,还流着水垢。我家的木质地板上堆积了一尺多厚的泥沙,我们兄妹几个赤着脚跟在母亲后面铲泥、清淤。

昌南哥一家也搬回到自己的家中,他妈妈在院子中央搭了两根长竹篙晾晒被水淹过的箱子、柜子等。牛大姐抱着儿子站在门口看婆婆清理家中下水管道堵塞的淤泥。老头子戴着老花眼镜在看当天的安徽日报新闻。大姥口中骂骂咧咧的,“你这死老头子,也不帮我一把,让老娘累死了,你还有闲功夫看报纸。”昌南父亲斜着向她瞟了一眼,也不理睬她。

方秃子头上本来就有点秃,雨过天晴后头上刮得干干净净,肩上搭一条长长的白布腰带,这是准备去上工。经过昌南家门口,牛大姐看他走过来,朝他笑笑。方秃子说了一句,下午我不上班,你再来听我讲《封神榜》,牛大姐点点头,大姥妈弓着腰直起身,将刚才的一幕看得一清二楚。

下午两点多钟,牛大姐把儿子哄睡着了后,独自一人溜出家门,从我家院子的后门径直上卫奶奶家阁楼的台阶,踮着脚一步一步地上了楼,鬼使神差地进到方秃子的房间。方秃子把她迎到房间靠窗户的方桌前,给她倒了一杯水。牛大姐从口袋里拿出一包板栗放在桌子上,“这是我婆婆买给我吃的,给你带了点。”方秃子喝了一口浓茶,说:“今天讲聊斋第三卷中‘画皮’和‘海公子’两节,王生看众人都在追这个女孩子,便把她带回家,当王生知道这女子是鬼变的,在门口放一把宝剑,被那小鬼喷了一口血,便失去了保护作用。”……

在牛大姐溜出家门的瞬间,大姥就悄悄地跟在她的后面也上了楼,透过阁楼的板壁逢隙,看到媳妇与方秃子相对而坐,心中真不是个滋味。本想发作,但想想媳妇也没干什么出格的事,更何况又没干出不正经的事,忍了忍还是悄悄地走下楼去,免得被媳妇撞上了难看。但在她观念中,一个女人家背着丈夫跑到一个单身汉房子里听故事,怎么说也大逆不道。

第二天,牛大姐又如约而至,上了卫奶奶家的阁楼上。方秃子以提问的口气问道:“小牛,我昨天讲到什么地方?”牛大姐回答:“你讲到第二卷,今天讲什么?”“好,那我接着讲第二卷中的《山神》。”

此时,楼梯上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昌南哥和他妈妈一起冲到阁楼上,昌南不问清红皂白,一脚踢开方秃子住的房门,两眼怒视着方秃子,气势汹汹地骂道:“方秃子,你太不仁义了,想破坏我家庭,是不是想娶牛丽华?”又反过来质问她老婆:“牛宣华,你不想在我家过,说一声,也不能干这丢人现眼的事。”牛大姐一脸茫然,说了一句:“昌南,你听我说,不要发火,我没做什么错事,就是听他讲故事。” “你不要给我解释,你给我滚回去,到了家里我不会饶你。”昌南越说越激动,惊动了周围的邻居。我母亲跑上楼去,将昌南夫妻俩人劝回家中。

(原创小说连载2)昌南哥 - 项建华 - 心系何处

 (四)

昌南哥脸色铁青,两只眼睛冒着怒火,三脚并作二步走回到家中。牛大姐噘着嘴,知道自己冒犯了家规,回到家等待丈夫的发落。

昌南哥愤怒的心情燃上心头,他最疼爱的妻子此时此刻在他眼中简直就是个淫妇。他抽出身上的皮带,朝着妻子的背上狠狠地抽去,“你这个不要脸的,给我戴绿帽子,是不是?”女儿玲玲看到爸爸这么狠心地用皮带抽着妈妈,一把扑过去挡着爸爸的皮带。大姥一把将孙女从媳妇身边拽了过来。嘴里念念有词,“你这个妈妈不像样子,给我们董家丢了脸啦。”

昌南哥父亲刚才打酱油回来,看家里乱成一锅粥,对着儿子狠狠地骂了一句,“有你这样对待媳妇的吗?你这个臭小子,你将来没有好结果。”

牛大姐听出公公话音里还是向着她的,抽泣的鼻子喊了一声,“爸爸,我没做错事,他这样打我,我不想活了。”

邻居剃头师傅老刘准备去推昌南哥家的门,昌南哥看有人要进来于是一脚就把门踢回去,关得死死的,还插上门栓。

牛大姐不停地抽泣着,想想父母去世后,是哥哥一手把她拉扯大,把她作当心甘宝贝看待,遇到什么大事小事都是哥哥替他挡着,平时从来没人碰过她一个手指头。心里越想越难过,从床头找了一条布袋收拾了几件衣服,狠狠心,头也不回,拉开门,像疯了似的拼命往汽车站跑。

女儿玲玲看着妈妈走了,抱着爸爸的大腿,哭喊道:“爸爸,请您原谅妈妈吧,我要妈妈。”哭着喊着不依不饶。大姥抱起床上睡眼惺惺的孙子,孙子大嘴光着屁股,惊诧地看着一家人。奶奶给他穿衣服,告诉他说:“你妈妈不想跟你爸爸过日子嘛,跑掉了。”大姥话一说出口,大嘴像是反应过来,在床上就是不肯穿衣服,哭喊着要妈妈。小手指着奶奶的鼻子说:“就是你,把我妈妈撵走?为什么啊!”呜、呜地哭着不停。

(五)

(原创小说连载2)昌南哥 - 项建华 - 心系何处

 

那时,我们年纪小,还不知道昌南与牛大姐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情,没想到会有多么严重,心里一直惦记着牛大姐。

一眨眼半个多月过去了,也不见牛大姐回来。我母亲看大姥一把屎一把尿带着孙子,对她说:“大姥,你还是托人去做做小牛的工作,让她回心转意,回来好好过日子。”大姥鼻子一哼,“我看这档婚姻是走到尽头了,我们家容不下她,那就随她便吧!”

我母亲从昌南哥家扫兴而归,我问:“妈,牛大姐怎么这么长时间不回来,我还真有点想她。”母亲说:“大人之间的事,你们小孩子少插嘴。”

第二天,母亲一早坐镇上的公共汽车,一直到晚上七点多才回来。水也没有喝一口,就跑到昌南哥家去了,见到昌南哥妈,看她在喂孙子大嘴吃饭。我母亲说:“大姥,小牛的工作做不通,脾气也不好,倔得很,说从此不踏入你董家的门。”昌南哥听到后,撕开嗓门硬气地很,也放出狠话:“离就离,这个下贱娘们,好好日子不过,总有后悔的一天。”当时我们也在想,牛大姐是个多好的媳妇啊,到底是谁会后悔。

院子里卫奶奶早晨起床,提着篮子从昌南哥家门口经过,只见大姥从门里往外一盆水不偏不倚正好泼在她的脚下,吓了她一大跳。大姥从房子里走出来,恶狠狠瞪了卫奶奶一眼。卫奶奶气不打一处出,嘴里含了一口吐沫朝大姥房门前吐去,一下子惹恼了大姥。

“你婊子养的杂种,破坏人家家庭,你还好意思,呸!”

卫奶奶也不示弱,“大佬,你给我讲讲清楚,是谁破坏你家庭?你无中生有,还好意思。”

“就是你,就是你这个老不要脸,还养了一个小不要脸。”大姥越说越激动,两人吵得满院子邻居都围过来。

卫奶奶看邻居都向着大姥,自知斗不过她,提着篮子怏怏不快上街买菜去了。

(原创小说连载2)昌南哥 - 项建华 - 心系何处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