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系何处

我的人生

 
 
 

日志

 
 
关于我

1955年10月出生,安徽歙县人,本科学历,1972年下乡插队,1975年入伍,历任班长、排长、副连长、参谋、科长、团参谋长,师副参谋长,上校军衔。2000年转业,从事教育工作。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散文集《五味情》、《温暖的灯火》、《远去的情愫》,诗集《岁月留痕》等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大山里的三婶  

2011-03-03 12:19:36|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大山里的三婶 - 项建华 - 心系何处

 (2011.2.28)

那个年代,家里真得有点揭不开锅,嗷嗷待哺的弟弟刚出生,我的父母情急之中将我送回老家住了一年。

那年我只有10岁,在三婶家住了近一年时间。有时一个人步行于青石板路上,走的漫不经心,亦看得随心所欲,手指轻轻拨弄着父亲祖上留下老房子墙边的青苔,此刻,夕阳悄悄探了进来,为水墨画般的古巷,上了一层金色的油彩。

那天早晨,鸡叫第三遍,我早早地起了床,要跟着三婶回她娘家去砍柴。一老一小,一前一后,我们沿着山间的石板古道翻山越岭整整走了大半天。我的两条小腿像灌了铅似,有点走不动了。下午太阳当头,到了三婶的娘家。群山群峰仍笼罩在一片云雾中,粉墙黛瓦的古民居鳞次栉比,掩映在苍松翠竹之中。晚上就寄宿在三婶娘家的深宅大院内。

第二天我看看三婶已经起床,问道:“婶婶,我跟你一道上山好吗?

(原创)大山里的三婶 - 项建华 - 心系何处

 

 三婶说:“你就在这里玩玩,等我回来。”

我执意要跟三婶去砍柴,三婶接话:“那你动作快点。”我问三婶要带扁担和绳子吗?她说什么都不带,只用一把砍刀就行了。三婶的面像给我的印象就是一个特别能吃苦的人,30多岁,脸上过早地布满了皱纹,扎着两根粗黑的辫子,沉默寡言。

上了山,三婶在前面灌木丛中用砍刀劈开一条路,在半山腰一块巨石旁停了下来,她让我呆在原地不要走开。三婶在山林中游刃有余,不到一会功夫扛着砍下的杉木过来,晌午时分,已经砍了好大一堆。我有点疑惑,这么多杉木怎么弄下山?

三婶将带的干粮红薯干打开,各自吃了点,三婶又猫进了密林之中。一会功夫拖着几十根长藤过来,她用手将长藤一根根像拧麻花一样,将杉木三五根一捆,捆好扎紧。我问三婶“这么重的杉木怎么扛下去?”她朝我笑笑说:“有办法。”     

过了一会,只见三婶将捆好的杉木一捆一捆地对准来时劈开的小路,用力一推,捆好的杉木像脱缰的野马,嗖、嗖、嗖地直向山下狂奔而去。哗啦啦地响声响彻深山老林。

(原创)大山里的三婶 - 项建华 - 心系何处

 夕阳西下,我跟在三婶后面下山,在山脚下,三婶将滚下来的杉木再次捆紧,我帮着三婶把一捆捆的杉木扛到住的地方。三婶顾不上与娘家亲戚唠嗑家常,忙着将砍回来的杉木用锯子锯成一段段的,她的斧头功夫也很好,只见她一只脚尖踩住木头的一端,把斧头用力举过头顶的,斧头劈下去,杉木变成了两半。

我按三婶的意思将劈好的杉木架成井字形,劈开的杉木散发出浓浓的檀香味,这要是在平原地带可是上等的木材了。三婶面对着我开心地笑着说:“过冬的烧柴不用发愁了,足够了。”她会利用回娘家的机会每次带上一担回家。我小小年纪心里在想,三婶干得活都是男人干的,大山里的女人怎么这么能干,真会持家过日子。

三婶就像一个不知疲倦的人。叔叔巧清身体瘦弱,不能干重体力活,有时三婶就跟着村里山民往黄山旅游景点运送物资,想起她弯腰弓背的身影,我就有点不寒而栗。

那是一次深秋的早晨,飘来渺远的一声鸡啼,过了许久,炊烟袅袅。三婶挑着六副新木桶送往黄山物资站,她带着我一起上黄山。从岩寺镇一侧山道盘山拾级而上,石道上被一层薄雾笼罩着,隐隐约约、朦朦胧胧仿佛下着细绵的轻雨。晨雾的深处一群挑夫,急冲冲往前赶路,谁也顾不上多说一句话。他们每过一道岭,前后吆喝着一起排成长龙,稍做休息。三婶和同伴们一样用一根树丫顶着担子歇一会,不停地用一块布巾擦去脸上汗水。

我顾不得欣赏黄山的雄姿,三婶肩负重担,还不停叮嘱他:“看景不走路,走路不看景。”

我不停地叮嘱三婶要小心。当走到山崖拐角处,她用身体紧贴着山崖,两只手一前一后拉住捆木桶的绳子,不敢松懈一点,脚下草鞋内的五个脚指头紧紧地抓勾住石台阶,一步步往前挪动。我几乎是面壁山崖闭着眼睛摸过山崖的拐角,背后悬崖峭壁,万丈沟壑,我的脸色吓得发白。三婶倒若无其事地说:“不要害怕,再翻座二道岭过了鲤鱼背就到啦!”我总算松了一口气。

夜色降临,黄山的气温接近零度,我跟着三婶和一帮挑夫们缩绻在一个茅屋里,有的把绳索缠在一起套在扁担的一头,当作枕头和衣而睡。我靠在三婶肩膀一会就睡着了。此时阵阵打呼噜的声响把他惊醒,我问三婶:“怎么晚上不往回赶呢?”

三婶说:“山里夜晚野兽出来找食吃,野猪、狼经常伤人。”

(原创)大山里的三婶 - 项建华 - 心系何处

 

我问三婶:“你碰到过吗?”

三婶悄悄地说道:“狼这东西行走是前爪都是贴着地面,尾巴拖地,眼睛泛出金色的光圈。如见到有人行走,它会悄无声息在你背后拍你的肩膀,你以为是有人来抓你,当你一回头,狼立即用两只前爪咬住你的脖子,你就失去还击的机会,它会把人的喉管咬断,这是非常可怕的。夜间行走时,记住碰到什么东西拍你,千万不要回头。去年有一个挑夫走夜路,被狼拖走了,尸体都没找到。”

我听着听着,感到毛骨悚然。不知不觉又睡着了。三婶用她那母性的关爱,一只手护着我,让我又一次进入甜蜜的梦乡。

三婶也许是太累了,她有徽州女人吃苦耐劳坚韧不拔的品格,她那坚强的毅力和与生活不屈地抗争的精神却更使我折服。她养儿育女,用柔弱肩膀扛着沉重的生活重担,但太不顾及自己的身体了,不到五十岁就过早地离开了人间。

40多年过去了,我回到老家徽州,抽空让堂弟新华陪我去看三婶的墓地。我说:“你妈去世的时候我没能前往祭奠,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愧疚。”

翻过一座山头,连绵的山岗,间或穿插奇峰怪石,山脚下蜿蜒延伸而出的徽杭高速穿行而过,打开了通往外界的大门。三婶的墓地就在半山腰突出部位,坟头朝向她的家乡盛岸古村落。墓地杂草丛生,看不出坟莹的摸样,我跪拜在三婶坟头,心中默默祈祷,“三婶我来看你了。”

离开时我交给堂弟新华一点钱,说:“给你妈妈墓地修缮,再立个碑吧!”

 

 

(原创)大山里的三婶 - 项建华 - 心系何处

  

  评论这张
 
阅读(3218)|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