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系何处

我的人生

 
 
 

日志

 
 
关于我

1955年10月出生,安徽歙县人,本科学历,1972年下乡插队,1975年入伍,历任班长、排长、副连长、参谋、科长、团参谋长,师副参谋长,上校军衔。2000年转业,从事教育工作。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散文集《五味情》、《温暖的灯火》、《远去的情愫》,诗集《岁月留痕》等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原创)富墩,那一声“毛豆腐呦”  

2011-02-20 11:07:49|  分类: 铭心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富墩,那一声“毛豆腐呦” - 项建华 - 心系何处

  (2011.2.15)

去年3月,我回到徽州老家,途经富墩镇我表哥家。刚坐下,院子外面就传来一声“毛—豆—腐呦”的叫卖声,听到这叫卖声我感到是那么熟悉。表哥说:“卖毛豆腐的还是那位老老头,今年已80多岁,方圆十里八乡的人都喜欢吃他做的毛豆腐。”

在我的记忆中,每年回老家,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富墩镇我姑妈家。富墩坐落于新安江河畔,毗邻“花山谜窟”,那里被称为“神仙居住的地方。”春天里,新安江河畔的树木都抽出了新的枝条,长出了嫩绿的叶子,远远望去,绵延的新安江和恬静的富墩被笼罩在一片绿云中。即使在那物资匮乏的年代,勤劳的山区村民日子都能过得去,都有喜欢吃毛豆腐的习惯,一时间,毛豆腐成了家家户户必备的点心。

(原创)富墩,那一声“毛豆腐呦” - 项建华 - 心系何处

 劳作歇息的午后,阳光懒懒地洒在屋顶的瓦片上、树梢上,弯曲狭长的青石板小路上回响着一声声悠扬的 “毛—豆—腐呦”的吆喝声。那时候,那个老老头才五十多岁,戴一顶常年不变的鸭舌帽,腰间携一个围裙,一双打着补丁的布鞋轻轻踏过一块块青石板,围裙里的些许铜钱随着身体的摇晃发出清脆的碰撞声,引来一群村民,围着挑子买他的毛豆腐。他的挑子一头是火炉,上面放置一口平底锅,周围放一些调味的油瓶、辣酱,另一头是摞在一起的木框,那里面放着毛豆腐,用白色沙布盖着。他熟练地用铁铲从蒸格里铲出几块毛豆腐,放进滋滋响声的油锅中,一会儿功夫入锅的毛豆腐两面都被煎成了金黄色,拿出辣酱糊倒一点放在上面。还没入口,就已经让你垂涎欲滴。

没下锅前的毛豆腐,虽然里面洁白如玉,但是表面灰蓝黑相间,上面还长着一层4厘米长的白色菌丝,闻着奇臭,这就是普通农家水豆腐干切成细小方块,撒上盐在温室里面人工发酵而成的。如果没有一定心理承受能力,定然不敢想象,这样的东西也要拿来入口,更别说摇身变成美味了。但是,正因为发酵过程中,豆腐的蛋白质分解成多种氨基酸,因此毛豆腐吃起来才比普通豆腐鲜美。于是,有人仿照东坡先生的诗句赞道:日啖小吃毛豆腐,不辞长作徽州人。”

(原创)富墩,那一声“毛豆腐呦” - 项建华 - 心系何处

 

        30年后,我再次见到这位卖毛豆腐的老老头。已进入耄耋之年的他,挑着毛豆腐担子,身体还是那么健壮,耳不聋眼不花,只是煎毛豆腐的手不那么灵便了,那一声“毛—豆—腐呦”的吆喝声有些沙哑,却依然不改当年的味道。老老头的手里多了一块小竹板,他一边敲击一边拖长声音揽客:“毛豆腐呦”。看着纷沓至来的村民们,他不急不慢地重复着“入锅-糊酱”的动作,笑容塞满了他脸上一层一层的褶子里。寒来暑往、秋收冬藏,卖毛豆腐的老人和他那一声悠长的“毛豆腐呦”的吆喝声穿梭在光阴的长河中,渗进了青青的石板里,融进了徽州人的血液里,成长在每一个品过它的食客的记忆中,成就了一段亦深亦浅的岁月,成了富墩镇一道独特而古老的风景线。

“卖毛豆腐呦”……多年后,那悠长的吆喝声是否会再次激起记忆里、岁月里层层的涟漪。(2011年5月7日苏州日报沧浪副刊 刊登)

(原创)富墩,那一声“毛豆腐呦” - 项建华 - 心系何处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