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系何处

我的人生

 
 
 

日志

 
 
关于我

1955年10月出生,安徽歙县人,本科学历,1972年下乡插队,1975年入伍,历任班长、排长、副连长、参谋、科长、团参谋长,师副参谋长,上校军衔。2000年转业,从事教育工作。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散文集《五味情》、《温暖的灯火》、《远去的情愫》,诗集《岁月留痕》等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渡口的回荡声  

2010-12-20 10:07:17|  分类: 亲情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渡口的回荡声 - 项建华 - 心系何处

 黄昏时,崇山峻岭环抱着清澈透明的新安江河水,大山的倒影依稀可见,夕阳西下,渔舟唱晚实景秀,好似一副动态的山水画。一只渡船停在码头一侧,船工是一对老夫妇,一声“噢┈”,回声响彻十里八村,荡气回肠,过路的山民们都知道要开船了。渡口的回荡声,给我留下了太多的记忆。

那年,我大姐第一次带我回到祖籍徽州老家,过了县城大桥一路沿着这条新安江河往北走,沿途山道弯弯,石板古道,每隔几里地就有一处八角凉亭还有碑坊,碑坊上石雕塑像栩栩如生,清晰可见诗赋碑刻,走累了,坐在碑坊下面的石条凳息脚,不知不觉就到了新安江河的渡口,渡口的一侧一条山溪挡成水坝,水车风轮周而复始转动着,水车击打石榫碾碎苞米,山民们都自觉按时间段担着苞米来碾。溪流山泉汇聚的河水清澈泛蓝,宽阔的河面上不时有捕鱼人划着小船顺流而下一闪而过,船头立着鸬鹚,勾画出一幅美妙的图景令人陶醉。老远就能听到船工老太太吆喝声,“噢┈”我和大姐沿着石台阶快速跳上渡船,过渡的山民卸下东西都会主动帮船工摇撸。见到船工夫妇着实让我感到惊讶,船工老太身材矮小,满脸皱纹,牙齿都掉完啦,头上扎一个花头巾,身着蓝色的布褂洗得有点泛白,佝偻的身躯一边摇撸一边与过往的山民聊着家常。船工老大脸庞被太阳晒成古铜色,留着络腮胡子,立在船尾一只手拿着竹蒿在水中不停撑着,另一只手把握着舵,到了河中间他又走到船前和他老伴一同摇撸,快靠岸边,船工老大用竹蒿轻轻一点就抵达岸边,可亲可近的船工夫妇顾不上劳累与山民们一一告别。那时乘他们的船还不收费,外地人从这里乘船,随你的便,船头放了一个小木碗五分一角随你便,到了春节前后船工老大会带着儿子走街穿巷挨家挨户收点粮食作口粮,你不给他们也不计较。

渡口的回荡声 - 项建华 - 心系何处

 

有一次跟几个堂弟提着钉钯在河滩里挖草药,因为不会使用钉钯,不小心用力过猛钉钯对着自己的小腿抡过来,一下子把脚肢的一根血管砸断,鲜血顿时直流。几个同伴把我扶到家,我大姐背着我一路小跑奔向渡口。此时渡口船停在河对岸,我大姐拼命喊着:“哎┈”回声有点撕心裂肺,不停得在大山里回荡。静谧夜色降临,只听见对面渡船摇撸“哗、哗、哗”声响,像离弦的箭向我们急驰而来。到了我姑妈家,赤脚医生表哥给我作了包扎消炎处理,总算没有大碍。

第二天清晨,和我大姐从渡口再回老家,氤氲雾团笼罩在河面上,水草顺着水流的方向来回摇摆着,游动鱼儿不时撞上丝网,渔夫坐在一叶扁舟里,两脚顶住木舟轻松地收着丝网,网上的鱼儿拍打着水面,掀起层层涟漪波光潋滟。我坐在船沿边上伸手捧起清澈甘甜河水喝起来,被河两岸的波光云影所吸引,青山绿水,给人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这里满眼是绿,河两岸山中的绿、水中青草的绿、水中倒映的绿,透过水中的点点泛着金黄色的晨曦,散落得河面一片斑澜。这里勤劳朴实的山民世世代代就是经过这渡口走出大山,去经商、去求学、去从军实现人生的梦想。去年我再次寻找老渡口不见踪影,船工老人早已作古。在渡口的上游开发了“花山谜窟”,为了旅游便利在上游6公里处修建了一座大桥,现在不用渡船从县城乘坐汽车可以直通我的老家。(2010年12月18日苏州日报副刊刊登,笔名石松)

2011年2月10日上海新明晚报副刊“渡口的吆喝声”刊登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