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系何处

我的人生

 
 
 

日志

 
 
关于我

1955年10月出生,安徽歙县人,本科学历,1972年下乡插队,1975年入伍,历任班长、排长、副连长、参谋、科长、团参谋长,师副参谋长,上校军衔。2000年转业,从事教育工作。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散文集《五味情》、《温暖的灯火》、《远去的情愫》,诗集《岁月留痕》等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重访 魂牵梦萦的地方  

2010-12-11 20:36:51|  分类: 战友情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儿多次跟她妈讲,她梦中多次回到部队大院营房里那所小学,我也一样经常睡梦中回到站岗放哨的那座营房。妻子在我面前唠叨,你再忙也要抽空带你女儿去看看幼年生长的地方,我想也是,工作是干不完的,有时候需要停一停放松心情。恰逢五一假期,安排一天时间重访我军旅生活成长的地方。

(原创)重访 魂牵梦萦的地方 - 项建华 - 心系何处

 寻觅老房子

   5月1日早晨,我带上女儿和女婿前往老部队,直工科汪干事在高速出口等我们,车经过部队南侧围墙一条S型路口时,眼前一幕幕往事历历在目,这是早晨机关出操必经之路。进入部队大院,以前的营房已经不存在了,办公大楼在原址上新建,建筑风格有点像北方地王宫殿味道,屋顶全都是泛金黄色琉璃瓦,大门修建非常气派,哨兵身着新式军服,持枪笔挺地站立,我所知道这些兵都是从各单位新兵营地挑选来的,他们个个英俊高大魁梧,不哑于天安门国旗手。

我是1987年调到集团军军部任炮兵指挥部副营职参谋,举家迁到军部大院生活,85年军队简减整编我离开老部队调往苏州工作,近三年的时间两地分居,妻子一人带着女儿住在厂区宿舍,当我重新调回,实现了真正意义上家庭团聚,那时只考虑女儿的学习方便,根本没想到教学质量对孩子的影响。就将女儿从城区小学迁到军部大院里小学就读。女儿对军部大院的一草一木太熟悉了,我们一下车,女儿看到办公在楼西侧的一条小河,就想起她那时经常和同学们到这小河里抓小鱼小虾。陪同我们的汪干事说,“下面村庄里的老乡就饮用这小溪水的水。”这条小溪的水为什么一直保持这么清澈?我很清楚,这条小溪通到山上的法华寺,法华寺就依山而建,后山为弁山,海拔有300多米高,流淌到这里的是山泉水。我们沿着小溪东侧的一栋栋连队住房往北走,我记忆中的炮指连是在军部的大院的后面,现在整体搬迁大礼堂的到前面,和警调连、通信连等连队成立一个直属营了,新的编制装备我不便多问,我只是在找寻我熟悉的影子。汪干事领着我走进炮指连参观,炮指连业务上受炮兵指挥部直管,那时我在炮指部工作经常到这个连队来,我和连队干部相处得非常融洽。我让女婿看看战士们是怎样生活学习的,因他没有当过兵,对当兵的生活没有一点概念,让他切身体会和感悟军人生活是团结、紧张又活泼的。因是“五一”放假,连队干部正和战士们一起打自牌下棋,同娱同乐。

军部大院所到之处彻底旧貌换新颜,见不到泥土路,整洁的水泥路,路两边都种植花草树木,有泥土的地方全都种植草皮,庭台楼阁,曲幽通径的小道,还有回廊将营区点缀得像花园一样,印象中办公楼西侧一个长长的回廊原来是种植的葡萄架没有了,那时一到夏天葡萄果叶将整条路遮隐的严严实实,在这下面乘凉那可是一种享受,课间休息的时间机关干部都会走到这里,到军人服务社卖点东西;营区里随军家属们会带着小孩座在这葡萄藤下面纳凉。现在从办公楼往北可以一览营区的全景,确实比以前大气的多了。我们围着大院转了一圈,女儿在找寻自己住过的房子,原炮指部随军家属一栋平房紧靠大操场,这个印象是太深刻了,女儿转来转去没见到原来的家,营区改造老房子已经撤掉了建成了草坪,只好在站在大操场往西的位置照像留影。大操场也许给女儿会带来更多的回忆,记得那时放学放得早,学生作业量也不大,女儿总是跟一些同学在大操场上翻单双杠,过独木桥,做游戏,我下班回家老远望见她扎个小辨子穿着红裙子带一帮小朋友从卫生所的高坎往大操场下面滑,那顽皮劲不哑于一个男小子,想到只要不出事,随她们去玩吧。

军部大院30年的变迁,老房子一间也不见了,营区里大招待所和小招待所、机关食堂都比以前修建得更加豪华舒适飘亮,基层连队建设上挡次,营区管理更加正规。

(原创)重访 魂牵梦萦的地方 - 项建华 - 心系何处

 古刹“白雀寺”

我们从军部大院出来到法华寺去,记得以前从大院小招待所后面一条路直通,那时大家都习惯称谓“白雀寺”,汪干事告诉我们,以前那条路被前任一位领导进行改造,变成断头路,由此也断了领导晋升的仕途,这个我想有点夸大其词。现在要进法华寺必须要绕到外面才可以进入寺庙。

法华寺位于南太湖主峰弁山的东麓,又名“白雀寺”。是太湖沿岸地区历史最悠久、影响最深远的佛教名刹之一。传说弁山是一座神山,原名凤凰山,山中有王气。秦朝初年,城区归属乌程县,秦始皇不知从哪里听到有“乌程乌山王天子”之说,因为凤凰属于鸟类,就下令将这座山的颈脉切断,硬是从山中开出一条河,破掉山中的王气。岂料人算不如天算,十年以后,楚霸王项羽正是在这弁山中避难,而后又在这里起兵反秦、推翻了秦王朝。项羽虽然没有当上皇帝,但是时隔770年以后,在弁山的西麓下箬寺,终于冒出了一个皇帝陈武帝陈霸先,这是秦始皇怎么也想不到的。他更不会想到,就在陈霸先称帝的70年前,被他凿断颈脉的弁东麓,因为出了一个比丘尼道迹,而引出了一座白雀山。正好印了“乌山出天子”的征兆。这段传说又成为人们茶思饭后的佳话。

这次一定要参观法华寺另有一层意思,去年初妻子到访过法华寺,她期待女儿能生个胖小子,年底女儿真的为我们王、项两家生了个胖小子,怎能不高兴,为此,要让我带她还一个愿,当我踏进古刹名寺,和以前感觉不一样的地方是,寺庙大雄宝殿修缮一新,我所能回忆起来的就是门前两棵千年古柏,耸立在大庙的前面,苍翠松柏,郁郁葱葱,香客们排着队虔诚地走到弥乐大佛像前跪拜祈求保佑平安,我还没进门,一位残疾人拦着我伸手要钱,我也很痛快给他10元钱,我经常这样想这些人是社会的最低层,他们不是生活所迫,也不会这样低三下四乞讨,孔子曰“仁者寿。”我一向奉行与人为善,即使有小人在暗地里使坏心眼,我知道后还是能包容,如要计较生闷气,伤身体是自己。。这也许是我最大的弱点。

高科技含量

(原创)重访 魂牵梦萦的地方 - 项建华 - 心系何处

 

当日上午11时,我们到达原炮团所在地,团领导在门口迎接我们,门前一条大道直通市区,营区内正进行整体建设改造,往营区里面看除了新建的营房,整个路面全部在翻修,车辆无法进入营区只能停在外面。

部队正在大兴土木搞营房基本建设,这个团自来85年组建以来,在原炮团营区建设的基础上,可以讲是挖地三尺,彻底改造。我记得当兵入伍时全团官兵自已动手浇灌水泥修建道路,冬季大搞基本建设,开山放炮修建团大操场,执行备战备荒任务,在离营房不远的山上开山放炮修建车炮洞库,修建枪代炮靶场,而且不死一人不伤一人,那种热情和自力更生白手起家精神让驻地老乡为之感动,这种奇迹只有在人民军队里面能创造出来。团领导陪我们从原团家属区往营区里面走,原来妻子的家就住在第一排,原团领导宿舍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团机关招待所。东侧的水塘还保留原样,团里也准备规划将团招待所以东区域建成休闲生活区。他们说:现在团里不缺钱,作战部队更加重视装备的更新和营房现代化建设。团领导实话实说:“你们老部队修建的这条马路特别结实,我们这么多年车来人往一直保持得非常好,那时的工程质量让人放心,重建时要敲掉我们都舍不得,太牢固了。”他谈到部队现在全年中三分之二时间要拉到野外进行适应性训练,常规性的装备已不适应现代作战需要,目前已逐步被淘汰。从部队干部的素质情况看,都发生质的变化,干部都具备本科以上学历,就连队士官都要经过正规院校培训,数字化建设发展迅猛,日新月异,打赢现代战争靠人才,没有一流的人才,难已驾驭瞬息万变的现代战争复杂局面。

一排排新建的家属区楼房,与以前平房大不一样,生活设施更趋于现代化,保留至今的香樟树经过修剪与营区建筑风格相协调,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没有受到破坏这是万幸的。当我们走到原服务社位置,依稀可见还留着一栋平房,那时机关单身宿舍,我跟女儿说:“那就是我和你妈妈结婚时住的新房,一间不足15平方。”女儿看到这平房不敢想象说:“你们就住这么一点大的平房结得婚啦? ”我说是啊!她说那你故地重游要留个影,我说好吧!回想起那段恋爱的过程确实令人不堪回首,没结婚前我和妻子恋爱也只能在“地下”进行结触,怕让人知道,那是部队规定很严格,军官不能在驻地找对象,不能因为团领导的子女就可以网开一面,但是军人子女也不是生活在世外桃园,也要结婚生孩子。为我和妻子结婚一事,岳父还专门与当时现任领导做过一番工作,不然也不可破坏部队的规定。我和妻子当时住这东头第一间房子,那时上厕所很不方便。早晨吃饭用一个煤炉烧点泡饭,再到食堂里打点馒头,生活过得平平淡淡。在这个平房住的时间不长,团领导送我到炮兵学院上学,司令部领导考虑到我妻子一人住在我的单身宿舍不方便,正好家属院有空房间腾出来,在紧靠妻子家的后面一栋平房里住了近三年时间,直到我学习回来,直到女儿出世,我们才搬迁到妻子单位分的房子去住。因那时我不符合随军条件,住在部队营区在背后总有人指指点点,我和妻子商量搬出去是对的,一间20平方米前后两间房,条件虽然不怎么样,总算有个想样的家了。

团领导又领着我们到原司令部办公楼看看,这栋楼现在已改造成连队住房了,新的办公大楼建在原大操场位置,以前的农副业生产菜地和车炮库位置改成大操场。我最熟悉的枪代炮训练场,现在已经建成连队住房,我那时任内勤参谋,当时建设的枪代炮训练场在全军也有一流的,它把炮兵野外实弹射击场景搬到营区内,以逼真的场景训练炮兵指挥员,效果非常明显。凡有人到我团参观学习,我和管理枪管场的保管员就要陪同到现场去。从这个枪管场发生故事我可以说数不胜数,令人难已忘却,曾经在这枪管场一楼器材仓库,发生一位军械干部偷里面的炮弹铜被我守候抓个正着,我当时不依不侥,非要拉这位干部到团里曝光,现在想想那里真有一股刚直不阿的二杆子精神。

 

 

  评论这张
 
阅读(258)|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