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系何处

我的人生

 
 
 

日志

 
 
关于我

1955年10月出生,安徽歙县人,本科学历,1972年下乡插队,1975年入伍,历任班长、排长、副连长、参谋、科长、团参谋长,师副参谋长,上校军衔。2000年转业,从事教育工作。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散文集《五味情》、《温暖的灯火》、《远去的情愫》,诗集《岁月留痕》等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心中装着母亲  

2010-11-19 15:14:53|  分类: 亲情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月的天气,空气里夹杂着草木被烤焦的气息,时间已近凌晨,我弟借着微弱月光走下楼梯,走到母亲住的木屋,透过窗户看看老母亲是否睡得安稳,无论刮风下雨他都一直这么做着,他把对母亲的爱点点滴滴挂在心上。我弟常讲:母亲在世我们多敬点孝,让她在有生之年过得幸福,而不要留下遗撼。

那天中午,我弟派出所接到上级机关要到一个县城检查的通知,他跟所长说还是我去吧,我在那里工作过情况熟悉。出发之前,他又放心不下母亲,中午太阳像团炽热的火焰无声息的燃烧着,燃烧着夏季的燥热。他知道母亲坐在门口翘首等着他回来,他跑步赶回家把母亲安顿好,提着嗓子喊道:“妈!我办完事晚上就回来。”天有不测风云,这一去差一点我弟就回不来了。

我弟也许是太累了,上了车后就困着了,执行公务的车行驶到离县城70公里处,与一辆大货车迎面相撞,小车已被撞得面目全非,我弟坐在副驾驶位置,身体被强大的外力冲击,当时就失去知觉,生命危在旦夕。过往的车辆见事故惨状都不敢停留,幸亏路过此地段一辆警车立即停车,毫不迟疑地将我弟和他的同事抱上他们的车,一路上拉响了警笛,以最快的速度送住通往县城的医院实施抢救。县医院120接到报警后,直接通过绿色通道将我弟送进手术室,经查:我弟头部外伤伤口深达颅骨骨质及面部及颌骨骨折,由于主要伤势和危险在胸部,手术中发现胸骨断裂、心包积血、填塞、心脏内器官多处挫伤如再晚到几分钟那就回天无术了。经过五个多小时紧急抢救,我弟生命体征奇迹出现。

当晚,我接到电话后直奔我弟遭遇车祸所在的县城。当我走进重症病房,我惊呆了,看到我最疼爱的小弟全身包扎只露出一双眼睛,身体各部位夹满了医疗器械,几个大氧气瓶并列在床前,床前显示屏二条红蓝波汶微弱地在下下抖动。我立刻意识到后果的严重性,心痛的眼泪夺眶而出,我第一感觉就是如果我弟这么就走啦,老母亲也活不了多久了,母亲把他当作生命的全部啊!我贴近我弟床前,轻声地说:“你要坚强地挺过去。”他两行热泪从眼角流下,湿润了眼眶外的沙布。“你、回去、看、妈”,他用微弱的声音断断续续说道。他的所长把我拉出门外告诉我:“此时此刻你老弟还在想到明天要安排人到省里去开一个会议,他满脑子想得都是工作啊!”

我第二天匆忙赶回家中,看到母亲,她脱口而出:“你弟怎么到现在不回来?”在房间里不停地唠叨,好像她有预感。我强忍着着悲痛编造了一组“谎言”,说我弟出差要几个月才能回来。老母亲清楚得很,母子连心,“不会是出事了吧?”我回答说:“不会的。”我弟还在母亲的襁褓中,父亲就因公牺牲了,是母亲含辛茹苦把他拉扯长大成人、成家,小儿子就是他生命中的唯一精神上支撑。

我弟坚强地挺过来了,因为心中装着母亲,是他唯一能使死神屈服的力量。当我弟痊愈回到年迈母亲身边,母亲看出他脸上身上多了多处伤痕,老泪纵横,泣不成声,他俩相视拥抱在一起,久久无语。时光如梭,我一直在想,人的生命有两重性,一面是顽强,一面是脆弱,你选择了顽强,你就有可能战胜死神的威胁,走出困境。我弟是好样的。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